活着?证据呢?

当我小的时候,父亲一直期待我可以跳出农门,到大城市里去。那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,年年拿奖状,听老师说,成绩好就可以考上大学,然后就“成才”了。在我幼小而单纯的思想里,我认为人生就只是先学习,然后考大学。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学校以外的世界。

然后就大学毕业了。一进社会,人们就说,不要把学校那一套带到社会上来。偶尔,也有说我不能适应社会的。后来我发觉,校内校外可能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生生地把一个人割裂了。这种割裂,让人要么神经分裂,要么精神麻木。当然了,更多都归于麻木。

这种麻木,总给人带来一种无力感。甚至心灵鸡汤,也都被熬成了一锅麻药。反正我就是活着,每天吃饭睡觉挣钱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。哪怕是把我今年昨年掉过来写回忆录,也不会有任何不协调。

浑噩得久了,感觉自己虽然活着,却找不到活着的证据。以前还有人写诗说,“有的人或者,他已经死了。”于是我想换个活法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在想,也在实践。可身边无数个声音劝着我,“你不能这样,你要怎样怎样。”

我循声而去,发现这声音来自远古,回荡了几千年。人们就像闷在红锅里的土豆,仿佛生活有滋有味,却不知锅盖外还有几只洋芋在海滨冲浪。

我想我就是那想要跳出红锅的一只洋芋,我想去寻找我活着的证据。我常常把自己想到的写下来,十多年了。有时也会再打开看看,发觉折腾也挺好,至少现在看得还蛮通透。

我要做休休茶品牌,也就是想加载我的一点小情怀,如此便可以寻得一点活着的证据。但当我真正开始行动时,我发现,我所提倡的,实际上人家一般都不爱听的。每个人都好像很忙的样子,也不知道在忙些啥。

所以,我要坚持做,慢慢来。


浏览量:0
休休亭-首页    活着?证据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