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用一杯LATTE把你灌醒

 

首先声明,这篇扯淡文章一定无关刘若英,也无关刘强东,我只想一本正经地随便扯扯。

话说,每次我从背包里拿出拿瓶只值二元钱的绿色塑料瓶装纯净水,然后满眼的各种花色小美女手捧一杯各种花色的可爱奶茶杯,就感觉我与时尚的距离,应是TDS值从0(纯净水)到999(奶茶)的距离。

有一次相亲,我约了妹纸坐在天府广场边的水吧,一看那MENU(此处用一英文名,看起来要洋盘些,而且我确实不晓得那个是否合适叫“菜单”),绝大部分名词都不认识——什么芝士、奶昔、沙拉、拿铁、卡布奇诺,好复杂。每每这个时候,我都以自己“没有指着老板的名字说要点这个”而自信满满地窃喜。不过我偶尔还是好奇,是不是认得那所有的点心及饮品名称,会让对方可以在我这土里吧唧的衣着下看到一个很有情调的心灵。

嗯嗯,刚好开始做我的休休茶,各种内伸外延,到现在,终于想提提奶茶。写这文章时,我姑且自以为,奶茶就是奶加茶的混合口味饮品吧!有时候奶茶这名字叫得太常规了,也会开始显土,于是可能有人也把它叫“拿铁”。说心里话,我第一次看到这两个字时,觉得真心堵得慌——喝水就喝水,拿什么铁!

有一次被带去星巴克,看到“抹茶拿铁”与“红茶拿铁”,我终于第一次开始认真去了解这名称。毕竟,当我们对某某懵懂时,就像有时候仰望美女,她的莞尔一笑、眉头稍皱,都让我感觉美好而深刻。她一定有着高雅的思想,她一定有着优雅的气度,她一定不如我等凡人那般对美好(女)有着如此急切的奢望。不给经过我对人类的观察,发现并非美女就恰好等于她的生活很美好,甚至还有歌词,“自古红颜多薄命”。

解美女,容易逗美女动心恨我;希望解完拿铁,可以让美女偶尔爱上动手自制。拿铁,英文latte,我第一次认得这个词,是高中的时候,李圣杰《痴心绝对》,“想用一杯LATTE把你灌醉”。当时以为这是一种酒,到现在看来,虽然茶会醉人,但加了奶与糖的拿铁,是不大可能醉人的。所以李圣杰一定的歌词可以翻译成:“好想让你,沉醉于我的温柔”(请用普通话深情地阅读这句,中间逗号那里停顿1.6秒,会让你感觉刘乐说得很有诗意的样子哦)。

Latte应该最初来自意大利,装逼的时候你可以说,“其实latte这个词的拼法都不太符合英文文法,所以应是英语中的外来词。”意大利人将咖啡与牛奶兑在一起,发现味道居然不错,管这个叫latte。后来传到英美等国,不晓得咋的,他们借用这思想,把茶与牛奶兑在一起喝,也叫latte。毕竟,茶与咖啡、可可并列为世界三大饮料,道理可通。

后来传到了中国,硬生生翻译成了拿铁。星巴克在这“红茶拿铁”下面,还写了英文对应翻译,“black tea latte”。哦?红茶居然是black tea?没错滴,歪果仁当时和我们都不用MSN,更没有微信,也没有google 翻译,交流不畅,他们看到这茶拿过去的样子是黑色的,于是就翻译成black茶了。有的中国朋友可能好奇了,红茶怎么做出来是黑色的呢?其实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工艺的不同,焙火比较重的红茶,干茶颜色会是黑色或者深褐色;轻焙火的颜色会更红更棕一点。第二,还有刘乐同学最新发现的一种可能性,那就是运输缓慢,红茶经过长时间的无氧(或低氧)后发酵,茶褐素这种色素大量增加,导致原本棕红色的茶叶变成了深褐色或者黑色。

外国人喝茶,估计与中国人喝速溶咖啡差不多。所以,他们常常用袋泡“红碎茶”,不注重茶本身的品质——就像中国人也比较注重喝咖啡时候装逼的格调,却很难说清卡布奇诺与南山咖啡到底有啥区别。要知道,茶在刚传入大英帝国的时候,贵族们可是用中国瓷器泡中国茶装时尚的哦!星巴克的红茶极有可能进口自印度或斯里兰卡,这里的渊源,以后慢慢扯。我回来自己用野生正山小种红茶,兑上牛奶,加一点点糖,那味道,亦是各种温暖。

“抹茶拿铁”,这名字一看就好Q好时尚的感觉,momo,么么哒!抹茶拿铁下面写着对应英文“green tea latte”,怎么没翻译成“momo tea latte”呢?店里小妹说,抹茶来自日本。我有朋友还认真地告诉我说,抹茶是日本人发明的。我相当惊讶,日本的第一颗茶树还是唐朝和尚在日本种下的,日本现在的煎茶、抹茶,都是传承自唐代工艺啊!其实,抹茶就是把绿茶打成粉,然后用个刷子在一个大碗里加水抹啊抹的,然后就拿来喝啦!日本人喝这个时候,常常一大碗抹茶互相传着喝,这应该源自日本茶道大师千利休在16世纪提倡的,表达“我们都是一家人”的感情。抹茶作为一种绿茶,其种植与栽培也还是有趣,以后我考虑用生物化学知识,对此做一说明。实际上,用我们店的蒙顶甘露泡出茶水,然后加上牛奶,都不用放糖,味道绝对比市面上所售大部分正宗绿茶拿铁(抹茶拿铁)都要好。那谁曾经带我去喝那著名的“小点点”绿茶奶茶,我都加了最多的糖,还是苦。我们的高山茶之所以不会那么苦,是因为绿茶中的茶氨酸含量在海拔900米左右是最高的,而茶氨酸可以更好压住茶里的苦味(主要来自茶叶生物碱中的咖啡碱)与涩味(茶多酚)。

其实,在我们中国,有一种非常古老而知名的拿铁,那就是“酥油茶”。这应该是用牦牛奶与藏茶混合的一种饮料。从比较粗犷的理论上讲,这个的营养价值还是很不错的。而且,由于茶叶里某些成分可以杀菌,刚好也可以杀死毛牛奶里的某些细菌。这样一想,酥油与茶,这还真是天生一对。对了,实际上藏区的人们在古代,由于水源缺乏,有些水源被牦牛等动物污染后,加上茶来煮了,这也是非常有益而且有必要的。关于这一段的有趣历史,以后再专门扯淡。估计酥油茶最晚从唐代茶叶传入西藏就会有了,距今起码1200年。实际上西藏不产茶,现在的藏茶(黑茶)主要产自四川雅安,属于茶马古道的“南路边茶”。我自己测试过用很好的黑茶来兑牛奶喝,哎呀,味道却不咋喜欢,以后再研究原因了。

想到这里,我突然发现:我在理塘的院子里,喝着酥油茶,唱着《仓央嘉措情歌》;你在四川的星巴克点上一杯红茶拿铁,哼着赵雷的《成都》,其实也都差不多啦!


浏览量:0
休休亭-首页    想用一杯LATTE把你灌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