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一片茶叶扯到文化


今日读茶史,讲到茶文化,突然发现自己对“文化”一词居然无法定义。电话问了古董,古董也一头雾水地说,下不了定义。不想被度娘带坏,索性自己慢慢琢磨。

提到文化,我们可以想到无限远,历史文化、街舞、唐宋诗词、婚嫁习俗,好像每个人都时刻浸润在文化之中。但,我们又常常夸赞某某人有文化,某某人又没文化。对于文化的定义可能很难,退一步想,我们或许压根就没必要对任何名词都一定要做规范性定义。不过,我仍然想从一片茶叶开始,对文化做一尝试性理解。

人类发现并采集茶叶,传说可以追溯到神农尝百草时期。最初茶应该作为解毒药物或食物之用,然后,有资料记载,四川蒙顶山自西汉以来就有人类首次人工种茶,由此作为饮料之用开始传播。其实,从采集野生茶叶到种植茶树,也属于人类文明从采集社会转型耕种社会的一大事件,这一转变过程之前,人类还驯化了小麦水稻,驯化了狗,整个这些漫长的历史事件,统统都构成了人类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。

但是,我们常讲茶文化,却极少提到小麦文化,水稻文化,哪怕是消费小麦与水稻的比例都比茶要高很多。到了唐代,有位陆羽写了一部《茶经》,不但总结了种茶泡茶等知识,还第一次脱离茶的自然属性,提出了茶最宜“精行俭德之人”。他是第一位从茶里提取出文化属性的人,后世尊其为茶圣。

现在,抛却那一片茶叶,我们如果只谈文化,又是个什么状态?比如,我告诉你说,做人要“精行俭德”。人家问你谁说的,你说休休亭亭主刘乐说的。当然一般人都是认识我了,但如果我的话被世人广为传颂,于是我便成了思想家文学家。当然我不是思想家。而我们这里就有一杯茶,然后我们满怀尊敬地品尝,“茶味饮,最宜精行俭德之人”。实际上我们是以一片树叶来承载这些空洞的修身处世哲学。日本有位茶圣人,千利休,他确立了和、敬、清、寂的日本茶道思想。实际上大家都是讲的一个为人处世方式。

我们可以将这些处世这些赋予茶里,也可以赋予其他地方。比如,老子常用水来指道——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……故几于道”。从自然层面讲,茶对人有诸多益处,而人类与茶融洽而安静地相处久了,便在这呵护中,美好得到升华,于是我们将一些自己的情感赋予到茶里。对茶道越是精致追求的人,必然对这人类美好有着万般珍爱。冈仓天心说,茶道,是我们在明知不完美的世界中,对完美的一种温柔试探。有着共同愿景的人,就认为这是文化。若你喝茶只是想解暑,那这一片茶叶也仅是一片树叶。

按照尤瓦尔在《未来简史》里的观点,推动人类进步的,往往不是可以解渴的茶叶,而是茶叶中赋予的精神气质,或者说“虚构现实”。与其说我们在谈茶文化,不如说,我们在谈论这世间百态,我们在谈论那彼岸之美。


浏览量:0
休休亭-首页    分类    从一片茶叶扯到文化